丧有丧的好

看日志,开头兴奋的几年都过得一般般。

或者是我对生活,或者是生活对我,有着不可沟通的地方。

看叙述语气里,是有一些非常不确定但是默认为真理的东西存在的。

现在年纪稍微大了一点,当然也还不是很大,但是总觉得是有点成长的。

即使是最差的那几年,还还算是在一些必须经历的困难上得到了一些经验。

还行,总的来说。

毕业即待业。

但是在这个语境下无法理解的一个东西就是,我为什么放弃了心心念念很久的保研,日语也没过。

如果以后的我看到这些,我希望你去看一下我的LOFTER,虽然日常划水,但是在16年可能有一些在这里没有展现出来的变化。


有时候看到非常丧的自己是想去安慰一下她的,也希望以后的我能看到这些文字吧。

不过目前是自认为在尽量靠自己硬怼过一些东西的局面的,所以暂时不用担心。

再记一笔,前两天崩了一次,被拉起来了,也能吃一阵子了。


谢啦,以前的自己和以后的自己。

评论

© 姜浆酱 | Powered by LOFTER